欢迎访问榆林市审计局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综合文苑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计文苑 >> 综合文苑

浅谈西游

榆阳区审计局白杨

发布时间:2018-06-12 15:35 信息来源:榆林市审计局 浏览次数:764

    小时候看西游记,觉得孙猴子厉害极了,凭着一根金箍棒,敢大闹天空、勇闯地府、与如来斗法。但如今再看,发现不少心酸,猴子依然是那只猴子,只是看猴子的人变了。

    从猴子的身世说起,原著如此:花果山顶有一仙石,盖自开辟以来,每受天真地秀,日月精华,感之既久,隧有灵通之意,一日迸出,产一石卵,似圆球样大,因见风,化作一石猴。后来得育名师,修成法术,抢了定海神针,降龙伏虎。后来得知地府生死簿上明记载:“孙悟空,天产石猴,该寿三百四十二岁,善终”。便大怒,消了生死簿。引得天庭派天兵围剿,而他与七十二洞府妖精进行反围剿,取得不少胜利。直到最后被如来压在山下五百年才算了结。这一看,悟空的本领着实了得,但在后来得取经路上,猴王显得那么独木难支。

    先看猴子的物理属性,为求长生之道,独自漂洋过海,历经十来年,学会讲人言、行人礼。跋山涉水,在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拜菩提老祖为师,习得金丹术、地煞七十二变、筋斗云。说白了还是猴子成精,初世为人。只不过是从猿猴到人的进化过程。学人才学了十来年,相当于十岁孩子的智商。对付修炼千年的神,可真是鸡蛋砸石头。但结果恰恰相反,这些神似乎想陪这个小孩玩玩过家家,打打就跑,比如巨灵神等人出工不出力。这其中可能有什么戏在做,只不过只有猴子不懂罢了。此时如来想把真经传送到大唐,需要一个人去做。选来选去还是自家人放心,那就派二弟子去吧。一路上又觉得太过孤单,索性带着泼性未改的猴子去完成。一来可以给猴子教教如何做人。二来可以物尽其用。毕竟压在山下总不是个办法,也是给菩提老祖一个交代。这一路,唐僧确实教会了猴子很多道理,从最初的顽劣到最后言听计从。完全失去最初的灵性,一个彻头彻尾的打手。到最后跋山涉水的来到西天,理直气壮的跟佛祖要真经。菩提智慧无价,不是贩卖兜售的东西,岂能轻传。我要你就必须给,不给我就耍泼撒赖。自古以来哪个成大事的靠撒泼耍懒成功的,可想而知其结果是什么(只是残卷)。

    唐僧取得有字真经不如无字真经。这其中的折腾八戒看的明白,装的糊涂,作为紫薇大帝的爱将,天庭的元帅,九神之首。经历了紫薇大帝和玉皇大帝俩代君王的政治斗争。后被玉帝贬为猪妖,一路上出工不出力,并非战斗力不强,而是八戒已经看透了取经及其中的套路。狮驼岭悟空化作勾司人将八戒藏在耳朵里的四钱陆分银子诈了出来。而这银子也是八戒自参加取经团队以来一些信善人家见他食肠大多给的衬钱。零零碎碎一共五钱,因不好收拾到城中央个银匠煎在一起。却被奸商偷了几分,只得四钱陆分。这精打细算下来的钱被黑吃,八戒认了。但八戒有钱的事却是沙僧告诉悟空的。这个事八戒做的及其保密,绞尽脑汁藏于耳朵,但还是被沙僧知道,这个老实巴交的沙师弟时刻注意着取经团队的一举一动,所以私藏钱也被发现,曾经有本《沙僧日记》很火,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虽然猴子和沙师弟黑了八戒一把,但是可以看出八戒懂得关键时候的取舍,知道钱可以办事甚至可以买命,他岂能不知道贵重的真经是靠几个人白手可得。不管是人是佛,都需要打点,水至清则无鱼。八戒知道取回去经书的质量不高。其原因有下:一、唐王不重视礼节,四人只拿一个要饭的钵盂给俩尊者,俩位尊者胡乱在其中收拾几本经书给他们。二、他在佛教、道教俩派无贵人相提,成佛不可能,回天庭又因为他是前朝遗老,也不受欢迎。人生不如自我飘摇,他人笑我痴,我笑他人看不穿。三、与身份及不相符,自己作为元帅,跟着原来一帮原来看都不看的畜生成天打斗,关键最后都被接回。没有任何挑战,如此一来,还不如将错就错,反正大部分人戴有色眼镜看俺,认为俺老猪就是混日子,那就划水混日子。封个净坛使者,也是美事一桩。大智若愚的八戒经历了太多的大起大落。即便内心人仰马翻,也要装出一副盛世安宁。

    至于取经团队的带头大哥,内心也是无比的失望。从满腔热血,给唐王许诺三年,至多六七年。但最终用了壹拾玖年。如来见面就说:我待要送上东土,叵耐那方众生愚蠢,毁谤真言,不识我法门之旨要,怠慢了瑜迦之正宗。唐王在取经途中也未对他的兄弟进行任何慰问。不闻不问。十九年,铁打的关系也会出现隔阂。如来更加确认唐王对真经不重视(悟空说的犀牛角也没有拿),得到的太容易,不知道珍惜。因此,最后不仅观音增加了一难,而且唐僧取经回去后,正准备念经开水陆大会,就听到八大金刚在云中喊道:念经的,跟我们走,回西天封赏。于是唐僧将经书一抛(原著这个字用得好),就升到空中,与猴子等回去受封了。一个抛,是唐僧多少年的期盼。什么王权富贵、戒律清规,也抛去了取经的烦恼。至于沙师弟,还在写他的日记。

    作为师父的坐骑,载乘唐僧上西天取经,最终修成正果,被升为八部天龙广力菩萨(又称八部天龙马)。后在化龙池得复原身,盘绕在大雷音寺的擎天华表柱上,归来仍是少年。这一走就是十九年,敢问路在何方,路就在脚下。

 

分享给好友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