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榆林市审计局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综合文苑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计文苑 >> 综合文苑

默默道来

发布时间:2017-11-06 17:36 信息来源:榆林市审计局 浏览次数:1695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龙应台 《目送

家永远是我最温柔、惬意的港湾,我深深地爱着爸爸妈妈,还有鑫蛤蟆。从小我就喜欢一切娃娃、布偶,可是我从来没有给自己买过,即使再喜欢。这一直是我的某种执拗,像一个不讨喜倔强小孩,非常渴望,可是又拒绝开口。

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没有太多父母的印象,不过我有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有爷爷奶奶,有大山、有树、有欢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爸爸妈妈把我们带到了身边他们做生意很辛苦,每天早出晚归,所以我们虽然来到爸爸妈妈身边,但沟通一直很少。有时真有时间一家人出去,如果只剩下我和爸爸待在一个空间,都是相对无言,有种莫名的陌生感。妈妈说爸爸很疼我,而我总是回答,是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很疼我的。

爸爸的毒舌程度在于我已经很不错了,在对待鑫蛤蟆的问题上就如连扫机关枪,言辞激烈的句句绝杀,我曾一度怀疑鑫蛤蟆是他儿子吗!以前我会抱怨、难过,每每觉来自最亲的人最容易出口伤人,我一直希望可以有个超人般的亲,可是我忘了他们也是第一次做父母,就像我们第一次做儿女在不断地学习中成长,这或许就是某种最靠谱的缘分吧,相互学习不断成长我们是父母的成就,也更像他们的讨债者,理所当然的享受着无私无限的爱他们的爱是那么延绵悠长,相对我们就相形见绌,既自私又自利。

我记忆最深的一刻是爸爸等待的身影,他像一个固执的孩子执意让我心疼,就像我小时候一样。那一天我还在机房沉沉入睡,直到被电话吵醒,接到他来的电话我披了军大衣就跑了出去,虽然前一天就知道爸爸会来,但是没想到他来的那么早。冬天的早晨天气冷,转了一个弯,很远我就看到在军营门口瑟瑟发抖的他,抑制不住的心酸,我加快了脚步,还没到他跟前我就开始吼:“来的这么早,不知道冷啊!也不知道早些打电话……”,爸爸笑嘻嘻的听我絮叨,就是不说话,乖乖任我把大衣披给他。旁边执勤的班长插话说:“你爸不到五点就在这等了,我让给你打电话,他就是不肯。”我转过头瞪着爸爸,爸爸讪讪地回答:“我想让你多睡会儿”,顿时我没了脾气。

爸爸很爱我,他一直是我的夜礼服假面先生,一直守护着我,我们很像又不像,我没他那么厉害,我心头总是住着一头怯弱的小兽,明白很多懂得却很少。我一直在要求他该做什么,却不曾试着了解他,我太过自私了,始终以“男人就该多承担点”做开脱,由着性子来,却不曾考虑过他的感受。我想再也没有一个会像爸爸那样爱我的男人了,为我受伤而心疼不已,为护着我而冲动不已,不在乎我吃胖,无论咋样都觉得我是可爱的美丽的,打心眼里疼着我。其实从来都没想过会离开爸爸妈妈,也总觉得无论如何他们都会在我身边,我觉得做他们的女儿是我最大的幸福,只希望爸爸妈妈一直是健康的此心足矣。

 时间很奇怪,在某一阶段我们想不明白的问题、理解不了的东西,会慢慢明朗化我总是觉得爸爸是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开始宠我的,然而我自以为是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只记得原来满满承载的都是快溢出来的爱……

  

分享给好友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