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榆林市审计局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审计文苑
审计知识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计文苑 >> 审计知识

元明清时期的审计(三)元代的审计

发布时间:2015-08-10 09:00 信息来源:榆林市审计局 浏览次数:1204
 

 三、元代的财、审法规与审计处理

  元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以少数民族贵族为主体的君主专制的统一王朝,因此,它与后来的清王朝相比,是缺乏统治经验的。元朝统治者尽管在官制建设上竭力推行"遵用汉法"的政策,亦曾有一些创新,但在法制建设方面,尤其是财计制度、财经法规、审计法规的建设方面,却显得十分粗糙,十分不健全、不完善,而且这些不健全、不完善的法规、制度亦始终没有认真地付诸实施。

  元代与审计有关的财计制度和法规,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仓储出纳制度。为满足军需物资供应和财计管理的需要,元代既十分重视仓储机构的设置,又比较重视仓储出纳制度的建设。这些制度规定了财物收纳的时限、规程、基本手续等要求,以及对违限、短缺、库官贪盗侵私等差错和弊端的处理。如对于粮谷入库的时限,规定上限为十月,中限为十一月,下限为十二月,逾期不纳,初犯笞四十,再犯杖八十。在粮谷入库过程中,如发现有短缺亏空,弄虚作假、贪污舞弊现象,依其情节轻重,给予不同的惩处。轻者如数赔偿,重者依法严惩,且有关官吏同罪连坐。在财物制过程中,仓库主管官吏应亲临监视,并相互监督,如有贪盗欺诈随时检举告发,监察机构则根据情节对有关当事人给予赔偿钱粮的惩处。并规定,若犯人畏罪潜逃,钱粮无法如数追回,则责成有关库官(如典司、司库、仓人等)分摊赔偿。而对于监临监守自盗,擅自挪用、侵吞官物的行为,无论数额多寡,均以盗窃罪论处,

  "诸仓库钱物,监临宫吏取借、侵使者,以盗论"。对比秦汉以来的有关制度,可以发现它们之间的因袭相传关系,但在司法处理上较秦代为轻,其条文也较前简陋。这是元代仓储出纳制度的不足之处。

  ()库官离任责任交接与审计制度。继承秦汉以来的作法,元朝对于库官离任责任的交接与审计亦作了明文规定。据《元典章》记载:"凡应干收文凭合有见在官物,皆须点照算、交点明白,别无短少滥伪之数。旧官见数关发,新官验数收管,仍须同署申报,合属上司照会。既给交关之后,若有短少、滥伪之物,并于新官名下追理。"这说明,在旧库官离职、新库官接任之时, 均需认真盘查库存实物,盘查核实后,由新旧库官签章,并申报主管部门审阅备查;而且还规定了新旧官吏的责任界限,财物清盘之前,若有短缺、霉变或残次物品,其责任一律归旧官,一经清盘交接,这些都一概归新官。财物盘点账目交接之时,应有上级机关派人监视。一般说来,"在都本管上司委官监视;在外各路正官监视;沿河仓分漕运司官监视""

  此外,在各级官府经费支给、各级官吏的傣禄、出差食宿补贴等方面,也都作了明确而具体的规定。审计机构主要依据上述有关财计制度规定开展审查、稽核活动。

  如前所述,元朝的财计制度和审计法规是不够健全完善的,而且自始至终没有严格履行,这种制度既不健全、执行又不得力的现象,必然导致财计管理混乱,贪污盗窃成风的结果。据《新元史》记载,元代中期以后,统治者采取加重赋税和滥发钞票的作法,大肆收刮民财,钱票每月印造不计其数,以至于大量积压视若废纸。尽管如此,仍国用日患不足,岁人不足给所出。

  元代官吏贪污盗窃、行贿受贿之风盛极。居官为吏者惟知贿赂,美节可以进身,险佞刻薄可以得名。"到了元代中、后期,卖官成风、贿赂公行, 当时不仅行贿受贿司空见惯,而且官吏以权谋私,向人索取贿赂亦习以为常。如属官参见长官有"拜见钱",无事白取有"撒花钱",管事索取有常例钱”, 逢年过节有"追节钱",生后吉日有"生日钱",迎来送去有"人情钱",衙门诉讼有"公事钱"等等,名目繁多,花样番新。元朝派在江南执事的蒙古、色目官吏,只知贫求财富美色,不闻财计、民情,因而大多成为江南富豪的俘虏。如《元典章·刑部》描述大德十一年(公元1307) 杭州官吏被汉人富豪操纵的情景:"每遇官员到任,百计钻刺,或求其亲识引荐,或略其左右吹嘘,既得进具, 即中其奸。始以口味相遗,继以追贺馈 送。窥其所好,渐以苞直。爱声音者献以美妇,贪财利者贿之玉帛,好奇异者与之玩器。……贪官污吏,吞其钓饵,唯命是从,欲行则行, 欲止则止"。鉴于这种吏政腐败的现象,至正五年(公元l345),元顺帝曾下诏责成各路宣抚使,监察各地官吏,并规定 有罪者四品以上免职,五品以下处决。然而,各路宣抚使到任之日,即是他们收刮钱财,与地方官吏合伙贪赃之时,他们借机勒索 ,从而助长了贪官污吏的贪盗之风,使百姓大遭其秧。"赃吏贪婪而不问,良民涂炭而罔知"。当时福建江西人民曾有这样的歌谣 :"奉使来时惊天动地,奉使去时乌天黑地,官吏都欢天喜地,百姓却啼天哭地。"这是元末监察官吏贪赃枉法的真实写照。连巡抚都是贪官,这种监察和审计活动的成效便可想而知了。  

  (摘自:中国审计出版社<<审计史>>

分享给好友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