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榆林市审计局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审计文苑
审计知识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计文苑 >> 审计知识

宋代的审计(七):南宋时期的审计发展

发布时间:2015-08-05 10:28 信息来源:榆林市审计局 浏览次数:1135
 

()南宋审计司

  南宋时期,除在户部下设置审计院和磨勘司两个主要内部审计机构外,仍继承北宋国库出纳监督的成熟经验,在太府寺下设置 专门负责审查太府寺财物出纳审计的机构审计司。建炎三年(公元l129),裁减冗职,精简中央机关,曾一度罢太府寺归金部, ,原太府寺所属二十五个部门减至十个部门,但仍保留"审计司",改隶为金部,其职掌亦未曾更易。不过,到绍兴四年(公元1134 )又复置太府寺,审计司隶属依旧,直至宋亡不改。

  ()外部审计机构比部

  严格地说,上述审计院、磨勘司、审计司等机构均属财政系统的内部审计机构。受北宋末年审计体制的影响,这些内部审计机构在南宋财计监督中发挥着实质性的审计作用,而比部尽管常设,却一直没有发挥其应有的外部审计作用。一则比部从组织机构上有所削弱。"建炎三年(公元1129),诏比部兼司门;隆兴元年(公元1163)诏都官、比部共置一员。自此都官兼比部、司门之事"。比部的专职官员既不存在,何谈有效开展审计工作!自然,比部就成了形同虚设的机构;二则由于比部机构残缺不全 ,人员素质低下,审计职权削弱等因素的存在,比部的审计工作及其成效也就成了一句空话。李心传在《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一书中形象地描绘了南宋太监把持合同凭由司,肆意领取钱吊,无视比部审计监督的情景:"岁取金银钱帛,率以百万计,版曹但照数除破耳。虽有岁终比部驱磨之令,然郎官弟赴内东门司,终日巍坐,而数路与数媪自为会计,郎官不得预,事毕则卷棋尾示之,卑书名而已"。皇室领取钱物,岁岁百万。户部年终如数勾销。虽有岁终比部审计律令,然比部郎官终日无所事事。遇有财物出纳 ,太监自为会计。全权审批,比部无权审查干预。不仅如此,比部郎官还要任人摆布,无可奈何地在半卷半展的会计报告结尾处签名盖章,掩人耳目。活脱脱一幅南宋比部"审计"画卷!由此可见,比部审计作用淡化是南宋在审计建制方面的一个严重失误。

  二、南宋地方审计概况。

  南宋时期,除在中央设置审计院之外,在地方州、府以及军队均设有审计院派出机构,一般称为"分差审计院""分差审计司"。这种机构与我国现阶段所设的"审计署驻某地办事处"有类似之处。这些官计院派出机构均由所在州、府、军队行使监察之权的通判负责。据《二十五史》、《宋史》记载,建炎年间,淮东西有分差粮料院、审计司,其主管官员由通判代理;湖广有分差粮料院、审计院,以通判官兼管;四川有分差粮料院、审计院,以总领之属官兼营。

  这一时期地方审计事宜一般都由通判官负责。除此之外通判还拥有催促各地钱米发运、监察地方吏政、财政、民政、军政以及狱 政等重大经济活动,是皇帝在地方的耳目。

  南宋时期地方"分差审计院""分差审计司"的设置,标志着我国地方审计组织建设逐渐朝着健全完善的方向发展,对后世中央在地方的审计派出机构的设置提供了宝贵经验。

  宋代财计监察制度与财计牵制制度  

  如前所述,宋代的统治者一直奉行高度中央集权方针,在财计集权方面,一方面加强财计系统内部的财计管理与财计监督两个 环节;另一方面强化财计系统以外的财计监察。财计监察职权在中央由御史台之下的监察御史行使,在地方由通判官行使。

  一、财计监察制度

  从整体来看,宋代统治者出于中央集权的基本宗旨,对御史的监察职能是十分重视的。然而,正如第四章所提到的那样,在封建君主制度下监督的成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最高统治者的明智程度与能力大小。宋代御史的监察职能发挥情况亦不例外。北宋初的一个时期,这种监察职能的发挥较为正常。中期以后,御史的监察工作出现由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现象。中期逐渐扩展和加强史的权限,皇帝授权御史可以"风闻弹人",若奏弹不实,亦不受任何处罚。并规定如果御史台官上任百日之内无所纠弹,则罢作外官,或罚"辱台钱"。这无疑助长了御史滥用弹动权的风气滋长。宋神宗时御史唐垌就曾面弹王安石,任意胡说八道,神宗也不加怪罪。这种不正常的现象,一方面使宰相的行动大受牵制,另一方面亦加深了台官与宰相之间的矛盾。因此当北宋时期以及南宋时期君主昏庸、权臣当道之时,就出现了大肆削弱御史监察职权的现象。这一现象集中表现在宰相能够左右台官人选方面。起初,宰相通过皇帝阻止御史台长宫的授任,如元丰改制时,神宗本想拜司马光为御史大夫,但由于宰相蔡确和王的竭力反对而终未授任。继而则由宰相完全控制御史台宫的委任权,宰相为了达到操纵御史台的目的,一方面对御史台官员采取久不委振职事的办法,从而削弱御史台的监察权力;另一方面,任用宰相的属官取代御史中丞,兼掌监察,这便无形中削弱甚至取消了御史台对宰相的纠弹权。以宰相的属下兼中悉,中丞的进退从违,当然要受宰相的制约;使属官纠弹审查长官,很难想象能够取得公正的结果,这就不啻于从根本上取消了御史的监督权力,这是宋代御史监察制度的一个显著缺憾。  

  (摘自:中国审计出版社<<审计史>>

分享给好友阅读:
友情链接